台湾写真:曾至贤的两岸茶缘小爸爸新闻发布会

www.zgytxy.com 时间:2019-03-29 12:30 小鱼儿玄机2站
台北大安区的永康街、丽水街一带,不仅是台北观光的“网红”地之一,也吸引不少爱茶之人在这里开设创意茶坊、茶馆,成为台北茶文化的新地标。一个春和景明的午后

台北大安区的永康街、丽水街一带,不仅是台北观光的“网红”地之一,也吸引不少爱茶之人在这里开设创意茶坊、茶馆,成为台北茶文化的新地标。

一个春和景明的午后,记者在丽水街一间名为“三古手感坊”的茶坊见到了台湾资深媒体人、茶文化专家曾至贤。曾先生今年64岁,身着粗布茶服。

为老茶拂去历史尘埃

曾至贤在两岸茶界享有盛名。1993年,身为中国时报社记者的曾至贤参加了在云南思茅举办的首届中国普洱茶节,从此与以普洱茶为代表的紧压茶结缘。“那时候普洱茶饼、茶砖主要用来出口,当地人并不看重,都是喝散装的晒青毛茶。”

曾至贤看到了紧压茶的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为那些老茶砖、茶饼拂去岁月的尘埃,通过发掘整理紧压茶文化,复兴茶产业。此后十年间,跑狗网,他走遍了普洱茶六大茶山,通过各种途径搜寻历史资料中有关普洱茶的“蛛丝马迹”,也从香港茶行、茶楼的存茶中“淘宝”,并把眼光从普洱茶延伸到安化黑茶、六堡茶等整个紧压茶领域。

1997年,曾至贤有幸得到一支安化千两茶(黑茶的一种)。根据资料,1958年以后已经不再生产千两茶,这支老茶极有可能诞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经过多年的探究,曾至贤发现千两茶包装上的“华堂”二字是指制茶师李华堂。2009年,他与李华堂老人在湖南安化相见,为老人泡了一壶他本人50年前亲手制作的千两茶,老人说“好喝”,之后望着手上的茶汤久久无语。如今,李华堂老人已经过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曾至贤仍然很感慨。

在三古手感坊,记者见到了被茶坊主人张先生奉为镇店之宝的半截1953年制千两茶,外包装已经剥落。张先生说,由于千两茶的面纱被揭开,当年的老茶价格高涨,整支的能卖到1千万元新台币。

茶品如人品

曾至贤祖上从福建漳州迁台,到他已是第22代。彰化老家的旁边就是老字号茗美茶庄,“以前茶庄就相当于社区中心,大家都爱在茶庄聚,我小时候是闻着茶香长大的”。

后来他成为记者,跑社会新闻,整天见的是打打杀杀,难免郁闷。童年的茶香记忆涌现,他开始从喝茶中寻找慰藉。“水是烫的,茶具是易碎的,都需要小心、耐心。一泡茶喝下来,心就磨平了。”

看着一些老茶庄在新业态的冲击下不景气,曾至贤很痛心。他与夫人走遍台湾的老茶庄,耗时十年写成《打开茶箱的故事——台湾老茶店仔》。书里不止有老茶人的心情,老茶箱的浓郁,还有老茶庄的叹息。该书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台湾老茶,一些滞销沉寂的老茶因祸得福,重新进入人们视野,令曾至贤最感欣慰。

茶也浸润着曾至贤的人生。“现在更喜欢醇厚的、有回味的茶,不太看重第一感的香气。”他说,茶品如人品,茶文化的精髓就是尊重“人、土地、自然”。

武夷问茶

曾至贤每年往来两岸七八次,有时会在大陆待上一两个月。他近年常去武夷山,关注最多的是岩茶。“据史学家考证,台湾人工种植的茶叶最早是清嘉庆年间从武夷山引进的品种。”

2009年,曾至贤牵头在武夷山组织了第一届问茶会,到去年已连续举办10届。这项公益性活动聚焦岩茶,每年吸引两岸及日韩、东南亚上百位茶人前来品茗,带动当地观光茶业及各类茶会蓬勃兴起。

曾至贤说,台湾茶人贵在用心,茶叶加工技术稳定、规范;大陆茶文化底蕴更深厚,品类丰富,市场更广。他善意提醒,传统加工技术也是茶文化的一部分,要传承发扬,不能为迎合市场轻言放弃,否则难免“赢一时,输一世”。

在台北,曾至贤大部分时间住在郊区南港的茶山上,为他的第三本茶著、聚焦武夷岩茶的《岩韵》收尾。今年2月,曾至贤时隔近20年重访了云南茶山;儿子在杭州开茶坊,也是他的牵挂。“茶人最要紧的是葆有一颗爱茶的初心。”他说。(毕永光 路梅)


(责编:谭晓祺(实习生)、樊海旭)




关键字

相关文章
  • 台湾“茶痴”的大陆茶缘川田亚子
  • 从“茶马古道”到台湾合欢山——“网红”老罗千里访茶记调教纪嫣然
  • 茶山依旧在 不见夕阳红——闽漳平台湾农民创业园创业潮生生不息类似nuvid的网站


  • 相关图文

    ------分隔线----------------------------
    ------分隔线----------------------------